您的位置: 金华资讯网 > 时尚

酒家闯寺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7:20:58

【一】  苍茫的雪峰绵延数里,云蒸霞蔚间,人间和天堂的分界线仿佛就在这里,一个少年不断地向上攀登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。  在大理国有一传世名寺,名唤崇圣寺,第十代南诏王劝丰右时便已经建立,圣僧李成眉贤者建三塔,使得它成为了大理历史上规模最洪大的古刹。大理国时期甚至有不少逊位的国主都在此参佛清修。然而,段淳元要找的却并非那香烟缭绕、香客云集的崇圣寺,而是传说中的崇圣外寺,传说中,那个地方已经被恶魔所控制,只有大理地区最受人崇拜的观音大士才能够拯救此寺。  段淳元知道自己并非圣贤,更不能和佛法浩荡、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相提并论,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必须要找到传说中的崇圣外寺,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救自己的心上人。  一切的源头都在于他爱上了一个名叫高升洁的女子。当他见到高升洁清澈而寥漠的眼神时,他就知道,自己必将沦陷一生。然而他很快又得知了一个可怕的事实,高升洁乃是大理国位高权重的权臣高升泰的女儿,当年杨义贞谋反的时候,高升泰曾经奉父命去找滇东乌蛮三十七部兵马相助,也就是传说中的爨僰兵,然而爨僰兵却提出了苛刻的要求,要大理国割出一半的土地给他们,高升泰虚与委蛇,假意答应,却不料对方竟然在他的身上下了蛊毒。出于对大理国的忠诚,高升泰不可能答应对方的要求,他却没有想到蛊毒竟然影响到了自己的女儿高升洁。所以,高升泰明知两个年轻人相爱,却要阻止他们在一起,因为他知道,两人的孩子必然也将遗传这种可怕的顽疾。段淳元不信邪,他得知在崇圣外寺留有佛法无边的观音圣池,能解一切顽疾,于是便决定去寻找传说中的古寺,哪怕他知道,古寺已然被邪祟之人控制。  正在段淳元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片乌云不知从几重天上飘下,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,等到再看的时候不由得心惊胆战,原本似乎永无止境的山路突然中断了,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,他半步已在悬崖之外。段淳元连忙后退了好几步,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深渊,难道自己真的要从这里走过去吗?正在犹豫的时候,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爽朗的笑声:“怎么,不敢跳下这舍身崖吗?哪怕你明明知道崇圣外寺就在这舍身崖下。”  段淳元吃惊地看着这个男子,他身上披着一件紫色的道袍,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,只是大理之地崇尚佛教,修道之人还是比较少见的,他诧异地问道:“请问尊驾是?”  “我叫陈瑶。”那个名叫陈瑶的道长淡淡地说道:“你也可以叫我小仙人。”  “小仙人?”段淳元无奈地笑笑道:“这个世上真的有仙人吗?”  “若是世上无仙无佛,那么你又为何要奢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救你的女人呢?”陈瑶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。  段淳元猛然醒悟,点头道:“不错,你说得对,满天神佛都不能救高家父女,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来救他们。”  陈瑶淡淡地笑了:“我想,或许有些东西,你会很乐意看到的。”他说着手一挥,漫天云雾散开,碧空如镜,让段淳元意想不到的是,一个他熟悉的身影竟然出现在了海市蜃楼之中。  那是一道长长的石阶,一直延伸到苍茫的暮色中,一个少女捂着胸口,鲜血从苍白的指缝间不住涌出,她奋力向上攀爬,不知已经登了多少台阶,但是依然没有到尽头。沉沉的倦意涌上心头,她奋力告诫自己,不能睡着,这一睡着,只怕永远都不会醒来。  “阿洁?”段淳元惊呼一声,向着幻境中的高升洁冲了过去,却全然忘记了前面就是万丈悬崖。就在他的身子坠落深渊的时候,却感到脚下出现了一片实地,仔细一看方知,原来这深渊之中竟然有一道用透明水晶搭建的阶梯,不知通向何处。  陈瑶飘然来到段淳元的身边道:“现在你明白了吗?无路就是路。前面就是传说中的崇圣外寺了,在那里还有无尽的困厄在等着你,你可想清楚了,真的愿意面对这一切吗?”  段淳元却并不答话,只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回答,他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向前,直到走到了一道石壁前。突然一道白光如长虹贯日般从石壁中射出,向着段淳元身后的水晶石阶射了过去,石阶顿时碎裂成了无数的碎片,与此同时石壁上赫然出现一条隧道,段淳元慌忙伸手拽住了隧洞的边缘,险险地将身子挂住,总算幸免于难。  一道幽碧的清光从石洞的深处透了出来,那隧洞竟然是由一种碧蓝色的晶石砌成的,段淳元刚想进去,却被陈瑶一把抓住:“这些石头释放出一种强大的能量,凡人若是进入其中,必然筋骨尽折、五脏破碎而死,你真的要进去吗?”  段淳元仔细打量着陈瑶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竟然对这崇圣外寺如此了解,莫非你是……”  “不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陈瑶笑道:“我之所以在乎你,乃是因为你是我选中的继承者,你可曾记得,在你年幼的时候,曾经在梦中蒙一高人指导飞剑之术?其实,那个人就是我。”  段淳元吃惊地看着陈瑶道:“什么?是你?我,我还以为我真的是无师自通呢,原来,所谓的梦境竟然是现实?”  “不错,我乃云间散人,见你骨骼清奇,于是便收你为徒,我不想看着你在修为尚未大成之前白白丢掉了性命,故此前来劝阻。”  “若是你刚刚不曾展现那崇圣外寺中的场景,或许我还会跟你走,但是,现在我眼见高升洁就在里面,又怎能贪生怕死呢?”段淳元深吸一口气道:“更何况,师父,你传我绝技恐怕也是想要让我声张正义的吧,若是连自己的爱人都拯救不了,我学飞剑又有何用呢?”  这时候却突然听见隧洞之中传来了一个古怪的声音:“想要进入崇圣外寺,还是先过我这一关吧。”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人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,在蓝色晶石的照耀下,显得亦幻亦真,看不清那个人的真实面目。他突然伸出手来,皮肤竟然也呈现出诡异的灰色,他的身形宛如鹰隼跃入长空,五指如钩,向下探出,向着段淳元的胸口抓去。  还没等段淳元做出反应,陈瑶已经如白云出岫般,阻拦在了他的面前,两人一触即分,陈瑶的身子轻飘飘地浮在空中,而那个灰衣男子却捂住了自己的心口。“小仙人陈瑶果然名不虚传,的确是我家主人的宿敌啊。”还不等陈瑶说话,那人已经消失在了隧洞的深处。  “师父,你真的认识崇圣外寺的主人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段淳元的话刚刚说完,却看见陈瑶的身子重重地落在地上。  陈瑶捂住自己的胸口道:“本来,为师还打算陪你多走一程,只可惜,看样子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。”他松开手,胸口有三枚亮晃晃的银白色细针。原来,在洞口打开的瞬间释放出的白光其实是无数纤细的牛毛毫针组成的,陈瑶替段淳元格挡开其中的绝大部分,但是依然有漏网之鱼。“以后的路,就要靠你自己走了,至于我和崇圣外寺的主人是什么关系,或许你以后会知道的。”    【二】  高升洁缓缓苏醒,渐渐地恢复了记忆,她终于发现,自己正在一个流光溢彩的宫殿之中,大殿正中是一湾碧池,自己全身都浸泡在温水中。突然,她看见水边有一个男子的倒影,那是一个宽袖峨冠的男子,他没有看她,只是看着她水中的倒影。  “梅儿,我等了你二十年,你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。你看到了吗,这个绚烂无比的宫殿,就是我替你打造的。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永远的丈夫,你是我唯一的妻子,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,好不好。”  “你,你是这崇圣外寺的主人吗?我们,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啊,你一定是认错人了,一定是。”高升洁大声说着,但是那个男子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。  高升洁稍微一动,从娘胎里带来的奇毒便瞬间发作,她顾不得其他,只能用内力与之抗衡,一时间感到自己全身骨骼作响,血流沸腾奔涌。那个男子见到这样的情景也似乎有些措手不及,他跃入水中,来到高升洁的身边,抓住了她的脉搏道:“这怎么可能,梅儿,你的体内怎么会有这样的奇毒?”  “我说了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梅儿,我叫高升洁。”高升洁说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:“可是,我娘的乳名却叫梅儿。”  “什么?你是梅儿的女儿?难怪如此之像,却又有不同的神趣。”那男子似乎冷静了一点,连忙问道:“那梅儿呢,她现在好吗?难道,你竟然是他的女儿?那个该死的家伙。”他紧握双拳。  高升洁的脸色早已苍白如纸,她紧紧咬着嘴唇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娘早就已经死了,她在生下我之后就已经死了。”  “什么?”那男子惊愕万分,猛地握住了高升洁的双肩,高升洁几乎痛得昏厥过去,男子这才发觉自己用力过猛,慌忙松开了手:“你既然是那个人的女儿,他却为何会让你身中奇毒?以他的能力,要想替你解这毒也并非什么难事。”  “我,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,不过我爹爹乃是大理高升泰,他虽然位高权重,却也只是个普通人,更何况,他也和我一样,身中奇毒,他自己也无法摆脱这蛊毒的折磨。”  “什么?”男子打断道:“你说什么,你的爹爹是高升泰,不是陈瑶?”他说罢突然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,陈瑶,我鸠摩仙和你斗了那么长时间,却不想两败俱伤,最后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啊!”他说着面色又沉重了起来,没有人能夺走他鸠摩仙心仪的女子,但是没想到最后摘得花魁的竟然是一个俗子凡胎。“说,梅儿为什么会嫁给你的父亲?”  “其实,所有的故事我也是听我爹说的,因为我娘生下我不久后就过逝了。那个时候大理国正遭受杨义贞之乱,为了拯救国家,我爹奉命去借爨僰兵,并因此而身中奇毒。我娘乃是白尼族的圣女,感佩我爹的爱国之举,因为如果不是我爹的话,大理国或许就此消亡,再也不存在了,于是,我娘便嫁给了我爹。后来就有了我,谁知道我爹所中的奇毒竟然是会遗传的,故此我的身上才会有毒。对了,你刚刚说的那个陈瑶是什么人啊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呢。”  “哈哈哈,原来梅儿喜欢的不是豪侠,而是忠臣?原来我们都错了,都错了啊。”鸠摩仙并不回答,只是狂笑了起来,突然,他一弹指,一道深红的光幕从他手下展开,他想要将那道光打入高升洁的身体,为她压制毒蛊,但是念头一动,却又停住了手,叹息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可以救你,为你压制毒蛊之苦,只是,我要你做我的妻子,我要你代替你娘,成为这崇圣外寺的女主人,你可愿意?”  “不!”高升洁却倔强地拒绝了,她心中一热,已泪流满面:“我,我不能答应你,我已经有了心上人,而且,他一定会来救我的。”  “他只是一个凡胎俗子,如何能进入这崇圣外寺?就算他来了,我也能杀他十次。”鸠摩仙怒道:“对了,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,你也该为你爹想想啊,你忍心他一把年纪还受毒蛊之苦吗?我可以不计前嫌,不去管他诱骗梅儿的事情,将他一并救了,你看如何?”  高升洁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:“爹爹如果是贪生怕死之人,当初就投靠爨僰人了,也少了这诸多痛苦。而且,你也太小看我们白尼人了,我们白尼人,爱了便爱了,不会后悔,纵使哪个先死了,至多也只是在奈何桥上多等几年。”  鸠摩仙的脸色极其难看,突然撤手,那道光幕瞬时裂为万千碎片,澄波澹荡,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池中的清波再次倒映出鸠摩仙那张平静的脸。水光宛如在他身后拖出的长长缎带,一直延伸到宫殿的深处。这时候一个灰衣男子不知从何处闪现,捂着胸口,似乎很痛苦的样子,他走到鸠摩仙的身边,对他耳语的几句,鸠摩仙的脸上阴晴不定,突然,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对高升洁说道:“你命中注定便是我的妻子,老天爷将梅儿夺走,但是又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,这次我绝不放手。你很幸运,你说的那个小白脸果然来了,看来,他还算有几分运气,竟然能进入蓝碧孔雀阵。我可以让你看着他死,这样,或许你就能对他死心,心甘情愿地当我的妻子了。”  鸠摩仙的手一挥,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要看一场好戏,然而当高升洁看见幻境中出现的人时,不由得捂着心口一声低吟,一滴鲜血点入温泉之中,如同红梅开放,渐渐地,那抹鲜红被池水晕染开,终于消失不见。    【三】  段淳元走进隧洞之中,身后的洞口便悄然消失,他已经无路可退。然而封闭的石洞中却并非暗无天日,两边的石壁透着森然蓝光,照得人的骨骼筋脉都似乎带上了荧荧碧色。段淳元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力,这让他几乎直不起腰来,然而,他却在心中暗自发誓,就算是爬,也要爬进去,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高升洁的面前。 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候,段淳元赫然看见前方豁然开朗,一道道如同孔雀毛翎一般的光华透空而来。无数高耸的石柱伫立在他的面前,石柱的下半部分都浸入水中,只是这液体不似普通的水,竟然宛如水银般反射出妖异的光芒,蓝碧孔雀阵果然宛如孔雀开屏一般,让人目眩神摇。  段淳元纵身一跃,已经悄无声息地落到了第一根石柱的顶端,然而,他下一步又该走向何处呢?突然,段淳元目光一凝:“出来!” 共 1053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睾丸不育的因素都有那些
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好
如何检查癫痫病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