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金华资讯网 > 游戏

月光菁华浮梦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21:00:38

岁月如流沙,苍老了年华,斑驳了几度冬夏,那年如花眷恋的誓言,都在风雪里,做了掌线曲折的画。长城楼上,他负衣而立,一夜看尽了天下盛象。此后,那眸中闪烁的光华,成了再也瞧不见的刹那,如昙花。    (一)当年你若不曾舞  若论这个世间真有百年不衰的王朝,纵观前后几百年,便只有如今最负盛名的大唐帝国。而若说天下每三年更换的天下十大公子榜里,谁最为世人敬仰与折服,无疑是那十几年都不曾换过位置的公子榜榜首桃溪笙了。点评榜里曾如此点评道:“其人玉树临风,胸怀麒麟之才,得之可得其天下。” 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公认完美、身负传奇的人物,此刻却眼睑低垂,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思凝结。  如今正值春暖,江水潺潺,两岸桃花盛开,春风阵阵袭来,带落一地桃花翩跹,天地间尽是桃香。他一袭白衣翩然,立足于岸边,闻着清清桃香,久了,微皱的眉宇渐渐舒展了开来。  常说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世人只知他乃无双国士,殊不知,对于桃溪笙来说,万里江山,千古韶华,都及不上那一挽青丝长发,这也是性子温润如他,却十年久居榜首不肯相让的缘由。  他所在的天下,向来只有她。她要他天下无双,他便倾尽风华,做给她看。  蓦然,有踩踏堆积桃花声响,他轻皱了皱眉,睁开了那如水清冷却不见其深底,仿若蒙上了一层雨雾似的桃花般的双眸。  “属下该死,打搅到了公子的兴致,请公子责罚。”一名小厮跪倒在地,双手奉上密函,神色间有些惶然与自责。  “无妨,你来的正好,我正想要找你询问消息。”桃溪笙匆匆将纸条瞥完,负手于身后,轻轻挥了挥手,示意他起身。  “从宫里传来的消息,前太子久病不治,已于月前薨。景王王景略接替太子之位。”小厮微弯身子,瞧了瞧公子的背影,带有些忧愁地小心翼翼说道,“另外,他继任第一件事便是邀请朝中大臣,并诏令天下,下个月便为---青小姐封妃,赏‘凤凰’封号。”  “知道了,此事我自有打算。你且退下吧。”从始至终,他都保持着沉稳,无任何异色。直至那人躬身告退,桃林再无他人,他方才摊开了手掌,那握在手里的纸条早已被捏成了碎片,桃花眸子里尽是冷漠。  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,白衣袖里的手腕隐约可见青筋。他自问从未亏待天下任何人,也从不与人争强好胜。他不过是想安静地陪着她,花前月下,直至化成漫天黄沙。  他其实知道,那年若不是景王出手“恰好”相救,他便是再盛名天下,得皇帝尊敬,也在那性子阴狠暴戾的太子面前一时护不了她的周全。世人只道他也是凡人,也会畏惧权贵,其实根本与民不与官斗那些无关,观尽天下权贵,谁不慕他,畏他,惧他。他此生唯一的软肋,都在她的身上。他怕她因他的狷狂而做出傻事,甚而丢掉了性命。她的性子太过单纯与刚烈。  那年秋,江山尽染,到处都是歌舞太平之声。然而唯独他那儿,却是例外。皇宫里的一纸严厉逼迫诏令送至桃花溪边,他甚至可以猜到,她的家族周围必定隐约可见森森冷冽刀光。  “颜兮,那天你真不该跳那倾城舞……”  他低头瞧着隐隐浸出血迹的指甲,想着如果还是当年,自己那个最为疼爱的温柔女子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,心疼地暖在怀里,然后边埋怨着边用纤纤玉手轻轻揉着。  他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,随即面无表情地低声叹道:“你真不该与我置气,更不该跳舞,虽然那段舞和跳舞的你……真的很美。”  以后再也不会害怕了,颜兮,你的阿笙就来了。    (二)你转身刹那,她泪如雨下  那年,萧瑟的秋色一点一点淌过山峦碧水,翠树昏黄、芙蕖枯落。云天高远的锋利,雁字逐日杳杳,羽过了无痕。  落日晚照,残华如烟,天幕铺降下来的黄昏色逐渐模糊了天下。  桃花溪边的桃树枝桠早已凋枯,树下有人素衣轻款,抱琴席地而坐。  纤细的指尖幽幽地划过琴弦,轻挑慢捻,微微地忧愁缓缓渗出。  婉转凝涩的琴音流转在空山里,声切切,意迟迟,只道那青石桥长流水孤,炊烟起落谁家凉。  西风晚凉,从重山古道上遥遥走来一人。  白衣,黑发。  那人云淡风清地走近,一双桃花眼眸沉静如水,仿佛跳出了三千繁华之外,那嘴角的浅勾,却又总让人心生亲近。  几只停歇在枯木上的鹄鸟,惊得突然群飞而起。枯藤遮暮,有昏鸦盘旋在低空呱然长啼。  桃溪笙在青颜兮三步之遥处伫立,听着有些幽冶的琴音,不着迹地轻皱了眉头。随即一挥袖,袖间掩藏的银针疾速掠过她怀中正跳动着的琴弦,生生挑断了其中的一根。  弦断,自是无法续弹了。青颜兮冷冷一笑,抚了抚琴弦。  “我们间不是早已断了缘分,彼此互不干系的么。桃公子随意便打断小女子的弹琴,不觉有些过分么?”妩媚的笑意流转其面,眼底处,冷若冰霜。言辞里讽刺埋怨之意,宛若一根根的刺,直入心底。  这还是两人相爱之后的第一次闹僵,那时彼此都使上了小性子,冲动之下就此各自划清界线。  桃溪笙知晓她还心存幽怨,也无意与她争口舌之利,嘴角一挑,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,笑得让人沉迷:“谁叫我家颜兮此生是我无法逃离的梦靥呢?不要生气了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家,可好?”  青颜兮抬首,眸中的秋水潋滟,眼波如丝如絮,轻颤颤地绕过那人的白衣青丝。女孩子在气未消去的时候,总爱挑剔琢磨对方的一词一字,她亦是难免。她望着他,忽然痴痴地笑了:“梦靥?公子说的真好呢,颜兮命贱,人亦浅薄,自是配不上公子的风华气度。以前承蒙公子的错爱,修来三生福分亦是偿还不够,公子还是请离去吧,颜兮实在再招惹不起。”  一字一句,字字珠玑,不轻不重地砸在人的心头上。  桃溪笙面露愠色,心下气极,直直地盯着她,似乎要将人她的心看穿。他今日如此放低身段,她心里难道还不曾明白?竟如此这般无理取闹!  颜兮依旧下颔微抬,笑靥如花,毫不示弱地迎上他的目光。  两人僵持了片刻,终是他负气漠然拂袖离去,眉宇深沉如澜,辨不清悲喜。  夕阳幽曳的残华落了一地,青颜兮始终带着一点点妩媚的笑意目送那个人远去。  远去,消逝在一片空茫的暗影里,终于不见。  她笑起的唇角泛起了苍凉,坐着的身体僵硬地有些发疼。纤细的指尖抚过那根断裂锋利的弦,划出一道道细的血痕。  她从怀里缓缓将那纸诏令拿出一遍遍地看,青丝遮掩了她的脸,她的脸上尽是无处诉说的悲凉。  圆润殷红的血珠滴滴答答地落在素衣上,晕开血色艳艳,妖娆如花。    (三)那一场倾城,有你所不知  酉时三刻,已是黄昏时刻。然而此刻大唐的都城邺城却是灯火如昼,繁花如锦。  皇宫西门,除了进宫早朝的臣工们,平日里自是肃清而幽静。此时本已是早过了进宫赴宴的时刻,却有一辆马车随着轻微的吱呀声响与清脆的马蹄足音缓缓驶近,在门前停了下来。  不多时宫门打开,出来了一位华贵公子率领一众宦官宫女甲士,略微恭敬地等候。不过片刻,一位从头到脚都罩在轻纱幂离间的女子缓步而出,虽然容颜模糊,但从那隐隐显露的婀娜体态与优雅轻灵的步姿来看,当是一位动人心魄的佳人。  华贵少年眼里的炽热一闪即逝,温文尔雅地走上前去,淡笑作揖:“青小姐果然守信,太子哥哥的生辰有小姐作客,一定会羡煞半城的人呢。”  “王爷过誉了。”青颜兮柔声谦辞了一句,又敛声谢道,“有劳王爷亲迎,颜兮实在有些受宠若惊。”  “能做一回青姑娘的护花使者,才是景略的荣幸。”王景略微微笑着,“再者,太子哥哥生辰,景略无好礼相送,只好求些琐事赔罪了。”  青颜兮薄纱下秋波一闪,掩嘴淡笑:“王爷真是风趣呢……”  王景略也不禁笑了起来,侧身询问:“宫里久候多时,若无他事,不如边走边聊如何?”  青颜兮抬头向宫内深处瞧了瞧,良久轻轻应了声,随着景王,在众人的簇拥下,走进皇宫。  皇宫,东宫西华院。  此时的宴会已正欢。众人觥筹交错间,但闻丝竹声萦绕,笙箫欲齐,场中明丽的舞姬玉足纤纤,轻踏百花争艳图的地毯,风姿极妍。柔软的腰肢,绮艳的纱衣,缠绵悱恻,妖娆魅惑,直让人目晃神摇。  蓦然间,有一袭宛如流云丝缎般青丝从天而降,出现在繁艳的舞姬之中,颤颤然,清柔飘逸,深邃的像深沉夜空的颜色。  那是一个白衣女子,面罩薄纱,柔软的腰肢随着清扬悠远的乐音袅娜摆动,挽着白纱裙袖轻舞宛转,清姿曼妙恍若轻云蔽月,白衣浮碎间又似流风回雪,翩若惊鸿,清冷落落,出尘脱俗。  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  双龙锦榻上,皇帝眼里满是赞赏之意,太子病态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,颇有些戏谑。王景略则微微失神,只觉胸腔深处的某个地方突然柔和了起来。  桃溪笙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眼睑微闭,手指轻扣酒盏,略显放荡轻佻。忽然,他那好看的眉宇轻轻微皱,似感觉一道若有若无的眼光在自己身上不断扫过。  你可曾知,在你不在的时日里我如度流年,那眼角的皱,总也抹不去;你何曾知晓,为这场倾城如颜只为你看的舞绣,那深夜心底泛起的涟漪,再也剪不断;你怎会知道,颜兮此生的牵挂,都倾注在了你的身上,你的身上呀!  衣袖缓缓滑落,她素手轻轻勾勒,隔纱瞧着那角落的一翩白衣,阿笙,此生若无缘相依,颜兮愿为君舞场——别离曲。  他缓缓睁开了眼眸,只一眼就寻到了那道目光。她眉如画,那眸子里泛着水雾,浅浅的,将柔情盛下。她微微地笑了,转身舞尽芳华。他神色骤变,微微迷醉的眼眸底下有浅浅的涟漪惊起,将杯中的酒,和着眼角滑落的泪水,一饮而尽,那穿肠的酒,怎敌她的笑来的更令人刺痛。  王景略在上首眼眸不经意般扫过,随即低头瞧着杯里的酒,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在酒水中荡漾开来。  月华碎,一舞尽。  她被留下,他目送远去,那一瞬的交错,仿若成了刹那。    (四)因为痴,故不惜  昨日的斜阳落下,阶下的雨滴滴答答地敲了一夜,瑟瑟秋意,如此刻房间女子的心,疼地成殇。  颜兮静静地躺在一丈红软上,怔怔地发呆,平日里娇态的眼神里显得是那样惘然脆弱无助。即便醒着,也恍惚是辗转在梦里,只是那床单下的一团鲜红,是那样的刺眼与真实。屋里昏昏暗暗的,那些名贵瓷画华丽地总让人喘不过气来,她身子又有些冷、有些疼了。她裹着床单,蜷缩成更小的一团,仍抵不住那浸骨的冰冷和火辣的疼痛,梦呓般地唤着那个人的名字,却是疼得更狠了,拽紧了手心,小声无助地抽泣着。  隔着荒草深深的苑子,总也无人听见。  昨夜宴会离席后,因天色已晚她便留在了太子宫里一处清幽的苑子里。她独倚着窗子看着灰蒙蒙的夜空,想着先才的宴席,心乱如麻,连有人走近都未察觉。直至那少年宦官掩面轻咳了几声,才回过神来:“有事?”  那少年抬首,脸上挂着青涩的笑容,磨蹭着从袖中拿出一方绣帕包着的物什,期期艾艾地道:“这是有人托我……送给姑娘的东西……”  青颜兮微作迟疑,便上前接过,细细地翻开了绣帕来瞧,只见一支精致的碧玉钗横在软帛其中,钗头雕刻的那朵桃花小巧而风雅。这是他们相识那年他送给她的,见物如见人。  “送此物的来人在后苑子里候着,姑娘可要见见?”小宦官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青颜兮露出的喜色,小心翼翼道。  他终是深爱自己的,现在终是再次低声求和来了,这次就原谅他,不置气了,明早和他一起出宫去。她欢喜地点了点头,收起手中的碧玉钗,跟着少年出了门。  转过几行花树,踏过青阶石径,行到一处假山后。少年走在青颜兮身前,步伐轻快,笑容温恬。  “咦,桃公子你在这里?”他回头,不经意地叫了这么一声,黑白分明的眼睛都是惊诧之色。  青颜兮心里一喜,便好奇地顺着少年的目光向身后看去。那小宦官见势,抓起一块山石,狠狠地砸到青颜兮的头上。  “哧”地一声闷响,青颜兮的身子软软地倒了下来。有血顺着漆黑长发晕开。  小宦官咧牙冷笑,撮嘴打了个呼哨,一只鸽子从假山旁飞起。  再次醒来就是如今的情景了。青颜兮越想越是悔恨,自己怎的那般糊涂,那般糊涂啊!她紧紧抱住了头,深埋于两膝中,神情木木然然的。  不知过了多久,院子里突然来了人。有人踏过荒草,踏过青阶,细长的钥匙插进门上的青铜锁里,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她怯怯地抬起了头。萧索孤寂的苑里,一人手撑一把十四骨的青竹伞,白袍玉带,满身清华,仿佛立于七重烟雨之外。  她的眼眸一下子就湿润了,仿若蒙上了雾,疯狂地跑至他的怀里,痴痴地,吮吸着他身上浸鼻的桃花香,似乎闻几世都不够。  桃溪笙的手指轻微颤抖了一下,轻轻地抱住她单薄的身体,很瘦、很弱的,一用力就会断掉的感觉。低下头,指尖摩挲着抚过她乱乱的长发和泪痕脸颊,只觉得心一阵阵绞痛,嘴唇动了动,想说的话,却始终说不出一句来。 共 670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治疗精囊囊肿的有效方式有那些
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研究院好
云南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